「 不損及固有權益」- 兩方組合和三方組合

鑒於「不損及固有權益」通信對於律師及其當事人的重要性,因此英國高等法院在Briggs & Ors v Clay & Ors[2019]EWHC 102(CH)一案中的判決應引起業界相當大的興趣。作為「可被接納性」(以及其他)規則的基礎的一般原則,源自英國普通法,在香港不太可能有太大的不一樣。

本案審議了:如果一方當事人試圖在(涉及其他當事人的)不同但相關的法律程序中提交這些通信時,「不損及固有權益」規則所提供的保護範圍。

Briggs v Clay一案中,法院原則上給予申請人宣布性濟助,其大意是有關通信的內容是「 不損及固有權益」,因此在訴訟程序中不可被接納;但通信的事實是可以被接納。

該判決解釋了備受批評的Muller v Linsley & Mortimer [1996] 1 PNLR 74;並根據事實加以區分。在這樣做的時候,「不損及固有權益」的例外情況 -「Muller例外」,被限制在狹窄的範圍內。例如,該案之所以被拿來(盡其所能)作出解釋,是因為Muller案中的通信是關乎甲乙雙方之間的和解的合理性;甲方在針對丙方而展開的不同但相關的法律程序中明確肯定這一點(而丙方對該點則提出了質疑)。

重要的是,在Briggs v Clay一案中,如通信所提述,針對申請人的申索仍有待法院裁決,因此,申請人擁有持續和合法的權益,以主張有權獲「不損及固有權益」規則的保護。此外,與Muller一案(明顯)不同的是,Briggs v Clay案中的爭議問題可由法院裁定,而無需披露「不損及固有權益」的信息。在Briggs v Clay一案中,也沒有充分的理由將認許的例外情況擴展到「不損及固有權益」規則所提供的保護。

Briggs v Clay一案的判決是基於良好和廣泛的政策理由,而這些理由反過來又支持「不損及固有權益」通信所提供的保護。雖然關乎保護的認許例外情況並未終止,但只在有限的情況下才適用(參閱Hollander QC 著作“Documentary Evidence in Hong Kong”第18-21章及“Phipson on Evidence”(第19版))。

作為一個一般性的觀察心得,在「兩方當事人」(即通信的直接參與雙方)的情況下,「 不損及固有權益」規則的保護作用,更容易為人理解。在這種情況下,混淆或不同意見的餘地較小,因為雙方都參與「不損及固有權益」通信,而且通常只有在雙方同意的情況下才能放棄該保護。

Hollander QC和Phipson將「法律專業保密權」與「不損及固有權益」通信所提供的保護進行了對比,他們指出,「一旦享有特權,永遠享有特權」的格言在「法律專業保密權」問題上更為直接明顯。這一格言並不一定時常適用於「不損及固有權益」通信所提供的保護。在某些認許的情況下,這種保護並不適用。從業人員還應意識到有某些特殊情況,在這些情況下,第三方可尋求接觸當事人的「不損及固有權益」通信,或提述這些通信的事實。

 

Jurisdictions: 

高級顧問 , 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