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文書工作中」

這不是與訟一方在披露過程中採取不合作態度時的委婉之詞。相反,這是新加坡上訴庭對Deutsche Bank AG v Chang Tse Wen [2013] SGCA 49一案所持的看法。

讀者也許記得,新加坡高等法庭在Chang一案(載於2013年4月「業界透視」一欄)判Chang勝訴,主要的理由是法庭認為涉案銀行:(i)有責任於立約前向Chang提供財富管理方面的建議;及(ii)因建議Chang進行遠期累計股票期權買賣,違反了該責任。

儘管案中的客戶服務協議確認該銀行只會提供執行服務,而且雙方並無訂立顧問協議,但法庭仍然裁定該銀行負有提供建議的職責,這令人相當意外。

銀行不服提出上訴,去年最終獲新加坡上訴庭推翻該裁決。讀者應注意以下事項:

  • 普通法法院在考慮立約前謹慎責任是否存在時,通常會顧及整體案情;
  • 沒有訂立書面顧問協議即代表沒有提供建議的責任;
  • 諮詢服務與或非諮詢服務之間的界線可以相當模糊。然而,僅僅在私人銀行業務層面介紹投資產品和機會,這(本身)並不構成投資建議;
  • 即使銀行有責任提供建議,但未有提醒Chang累計股票期權的相關風險一事,並不構成違反該責任,因為這涉及的是簡單的算術,Chang本可計算出這些風險(Kwok v HSBC Private Bank (Suisse) SA [2012] HKEC 903一案曾對此予以考慮);
  • 由於案中不存在提供建議的責任,因此並沒有必要考慮原審法官的裁決,即Chang不知悉合約中的免責條款,故銀行不能倚仗這些條款。然而,新加坡上訴庭對原審法官就合約不容反悔法狀況所作的分析提出質疑。

新加坡上訴庭的判決與其他普通法司法管轄區(特別是香港)對類似案件作出的判決一致。雖然銀行可鬆一口氣,但應汲取當中的教訓。例如,新加坡上訴庭對Chang的情況寄予同情,不過建議銀行作出以下改善措施:

  • 清楚向客戶交代銀行提供及不提供哪些服務;
  • 「整理好文書工作」,例如確保客戶在簽署合約前注意到當中的免責條款,並將此記錄在案。

- RPC合夥人Jonathan Cary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