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擊洗錢」的制衡

這一警告刊登在2015年4月《香港律師》雜誌的「業界透視」(「內部監控」— 勿推諉責任或視而不見)文章內:

「與世界某些地區的監管機構不同,那些監管機構也許只會對機構的不當行為作出懲處,而個人的犯事者則可免受制裁。但證監 會對該名行政總裁的懲處,標誌著持牌機 構和註冊人士,以及其對證監會的「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指引」的遵守等各方面,正在呈現一個新的局面。」

在撰寫本文時,證監會最近對一家持牌實體及一名負責人員因打擊洗錢相關監管失誤而採取的紀律處分,已在證監會2020年6月22日及6月23日的新聞稿中得到確認—該新聞稿附有紀律處分聲明。

在首宗訴訟(2020年6月22日)中,根據《證券及期貨條例》(香港法例)第571章第194條,一家持牌實體(第一及第四類 - 證券交易及提供有關證券意見)被公開譴責及罰款港幣二千五百二十萬元。簡而言之,該持牌實體被發現在處理大宗數或大量第三方資金轉移方面犯下了(除其他事項外)多項打擊洗錢監管失誤 -- 這些都表明其內部對打擊洗錢的控制存在嚴重
缺陷。

在第二次訴訟中(2020年6月23日),持牌實體的前負責人、董事和交易主管被禁止在12個月內重新進入該行業。據稱,疏忽和「視而不見」是該持牌實體在處理某些第三方資金存款時未能遵守打擊洗錢監管要求的其中一個原因。該持牌實體於2019年2月被證監會罰款一千五百二十萬港元。

這類監管失敗的一個熟悉主題是:

  • 未能建立充分的內部管理;
  • 未能執行內部程序;
  • 未上報;和/或
  • 未能對員工進行充分培訓。

所有持牌機構和受規管人士,包括香港的律師,都應同樣關注這些利益相關的事項。諸如律師,外地律師或作為信托的法團的董事或公司服務提供商的持牌人如果未能遵守有關備存打擊洗錢紀錄或客戶盡職調查的規定(《法律執業者條例》香港法例第159章第9A(1AA)條和有關「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的執業指引P),則會引致嚴重後果(《有組織及嚴重罪行條例》香港法例第455章第25A條)。茲引用2019年3月號的「業界透視」(「2018-19年盡職審查及備存記錄評核」)一文:

「他們(在香港的事務律師和外地律師)應就其對AML CTF規定的遵守,進行定期合規審查。律師就打擊清洗黑錢罪行而被檢控的情況,在香港確有出現;在目前環境中,何時會再出現類似情況,大概也只是時間上的 問題。」

–RPC高級顧問莊偉倫

Jurisdictions: 

高級顧問 , 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