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部監控」— 勿推諉責任或視而不見

Jason Carmichae合夥人及 Warren Ganesh 高級顧問,Smyth & Co與RPC聯營

自從證監會於2014年7月宣佈,該會就一家金融機構在2010年8月至2011 年4月期間*在打擊洗錢的內部監控方面存在嚴重缺失,而對該機構作出譴責及罰款後 ,該機構的前行政總裁(兼董事)沒多久便被證監會吊銷其作為持牌代表及負責人員的資格,為期一年(2015年2月)**。

與世界某些地區的監管機構不同,那些監管機構也許只會對機構的不當行為作出懲處,個人的犯事者則可免受制裁。但證監會對該名行政總裁的懲處,標誌著持牌機構和註冊人士,以及其對證監會的「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指引」的遵守等各方面,正在呈現一個新的局面。

與該分別向持牌機構及向個人代表(行政總裁)提起的監管法律程序有關之「紀律處分行動聲明」,二者的內容大同小異,並指出在相關期間(除其他事項外):缺乏打擊洗錢的內部監控﹔未能防止工作人員的利益衝突﹔以及缺乏適當的合規職能。

在該名行政總裁的案情中,證監會在其新聞稿(日期為2015年2月23日)中提到,他作為負責人員,尤其未能確保有適當的內部監控和培訓提供,及未能向工作人員傳遞內部政策信息(以避免僱員產生利益衝突)。該項「聲明」提到,該予詬病的,是他並不理解他的合規角色,又或是他蓄意忽略這一角色。該新聞稿亦指出,當該等缺失浮現時,他更試圖將責任推卸給其下屬。

讀者可能會問,這對本港的專業服務提供者 (例如律師)而言,會意味著什麼?

簡單地說,香港律師會的「實務指示P」(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不僅僅是一項「指引」。它的其中一些規定是強制性的,如18—28段。這些強制性規定(有如證監會的指引般,例如第4、7、8及9章)包括:

  • 客戶身份識別、核實和盡職審查措施 ;
  • 可疑交易報告(「實務指示P」,附錄 5);
  • 記錄保存規定 ;及
  • 內部工作人員的警覺性和培訓政策及程序。

讀者可能還記得,在HKSAR v Wu Wing-Kit & Anor [2014] HKEC 1554,DCCC no.1022 of 2012一案中(繫於上訴結果),法院指出對律師及律師事務所而言,「實務指示P」乃:

  • 「一項發布的守則,指出律師應如何處理該等以信託形式存入其律師事務所客戶帳戶的款項」;
  • 「全體律師皆應遵從的一項共同準則」;
  • 及—「遵從該項準則,是律師在面對關於其專業操守投訴時所出具的全備答案」。

香港的律師事務所應當制定一項採納「實務指示P」之原則和程序的打擊洗錢內部政策。尤其是,反洗錢合規主任一職雖然目前仍非律師事務所的強制性人事編制,但鑑於國際金融反洗錢特別工作小組(FATF)下一次對香港進行相互評估的時間是在2017/18年(而專業機構將會是其中一個重點),因此該職位的設置只是時間上的問題。

正如近期的案例表明,「高層人士」不可能躲藏在僱員後面。此外,有關僱員向事務所的「適當人士」提交及時的內部報告,可以作為其沒有作出報告的法定抗辯理由* * *。


* http://www.sfc.hk/edistributionWeb/gateway/EN/news-and-announcements/ne…

** http://www.sfc.hk/edistributionWeb/gateway/EN/news-and announcements/news/enforcement-news/doc?refNo=15PR16。

*** 例如,《有組織及嚴重罪行條例 》(第455章)第25A(4)條;這可以認為是適用於一名合夥人向事務所的打擊洗錢合規主任或一名「核准人士」作出報告的情況(re Bates van Winklehof [2014] UKSC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