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當銷售」索償新聞

Mike Allan註冊外地律師,Smyth & Co與RPC聯營

自2008年爆發金融危機以後,香港才開始有投資者就「不當銷售」入稟法庭索償,但迄今一直未有掀起如海嘯襲來一樣的索償潮。這類入稟法庭的索償都涉及股票掛鈎票據或累積期權等類別的投資。坊間有傳近期牛市(撰寫本文時)有很多投資者再次追捧這類投資。

到目前為止,針對香港銀行「不當銷售」而興訟的案件主要有:Kwok v HSBC Private Bank (Suisse) SA [2012] 4 HKC 260;DBS Bank (Hong Kong) Ltd v San-Hot HK Industrial Co Ltd [2013] 4 HKC 1;DBS Bank (Hong Kong) Ltd v Sit Pan Jit, HCA No. 382 of 2009,2015年4月2日(將載入案例彙編)。

每宗案的索償人(投資者)都被判敗訴(不論是主要申索或是抗辯和反申索)。撰寫本文時,Zhang Hong Li & Ors v DBS Bank (Hong Kong) Ltd & Ors, HCCL 2/2011(2014年5月開庭審訊)有待審理。

雖然每宗案件都取決於其本身的事實,但都浮現幾種現象:

  • 銀行以其客戶協議及標準經營條款為依據,聲稱銀行在只限執行的基礎上行事,沒有向客戶提供意見,一直以來都獲判勝訴;
  • 照現時看來,在銀行可能徧離了只限執行的角色時,為了維護銀行條款及條件至高無尚的地位,阻止索償人以任何指稱的失實陳述為依據或誣陷銀行有責任提供意見,合約不容反悔的原則在香港原訟法庭仍未消失且行之有效。這些案件中沒有一宗提出上訴,可見投資者面對重重難關及∕或不願就上訴訟費提供保證;
  • 銀行辯稱,妥善地闡明銀行只限執行的角色及服務範圍的標準條款,不屬於根據《管制免責條款條例》(第71章)或《失實陳述條例》(第284章)須予考慮的條款;這論據亦得到了一些支持。

期望有朝一日轉運的索償人(投資者)需要試試多標籤自己為不太熟練的投資者,以期得到一點(譬如說)Field v Barber Asia Ltd [2004] 3 HKLRD 871案中可見的那一類同情。

雖然投資者在此期間都不應高興得太早,但他們應依循證監會有關客戶協議規定及中介人客戶協議加入「合理地適合」的建議的進一步諮詢結果。